22岁数学奇才成“中国最年轻教授”

2019-10-14 09:27:44

 

 (昨日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刘路被众多校园“粉丝”包围。唐百友摄)


  
  获得中南大学100万元奖励;22岁就被中南大学聘任为教授级研究员,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教授”;被学校推荐参加国家“青年人才计划”——因为解决了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猜想(“西塔潘猜想”)而被中南大学特批硕博连读的“数学奇才”刘路,昨日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刘路只是学校培养人才改革思路的第一位受惠者。中南大学愿意为所有优秀的杰出青年人才提供所需要的事业发展平台、保障必要的科研经费、提供发展所需要的时间空间,多培养几名刘路式的人才,回答“钱学森之问”。
  
  淡对关注
  
  数学奇才是位“淡定哥”
  
  在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包围,从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手里接过100万元的巨型支票,刘路的脸上始终显得非常平静,让不少在场记者嘀咕“他为什么不笑啊”。
  
  刘路表示,非常感谢中南大学在他大学本科四年期间提供的非常优良、自由的学术环境。“对我的这些鼓励和培养不仅在中南大学是很稀少的,在整个国内学术界也是比较少见的。”面对各方的热切期盼,一贯淡定的刘路坦言,“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一旁的张尧学校长赶紧插话鼓励他:“不要有压力,继续努力就行。”殷切之情溢于言表。
  
  也许是跟理科思维有关,也许是因为刘路身上所具有的研究者的特质,虽然荣誉和赞扬铺天盖地,但刘路依然低调并从容淡定。在新闻发布会上,刘路表示,他完全没有想到,仅仅是因为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写了一篇论文,就获得了如此多的荣誉,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爱好数学
  
  大学志愿全部填数学专业
  
  “灵光一现”的想法,一个通宵的连续奋战,一道世界性数学难题被当时还是大三的刘路解决。这个故事听起来似乎有点传奇,充满了偶然,甚至有点碰运气。
  
  不过在经常与他接触的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颜中兴看来,一切都是必然。“刘路很喜欢数学,他曾跟我说过选择研究数学是‘不计后果’。”所谓“不计后果”就是“不考虑将来能不能靠这个挣钱”,在颜中兴看来,正是这份“纯粹”成就了刘路。
  
  刘路自言从小就爱好数学。“上初中时,一些同学还在为数学教科书上的习题抓耳挠腮时,我就开始自学数论了。”数论是研究整数性质的一门理论,对其他同学来说像是看天书,他却学得津津有味。高中时刘路开始尝试阅读全英文的数学书籍。2008年,在他的高考志愿表上,从一本到三本全部只填写了数学专业,“因为对我来说,将兴趣进行到底,学习自己最喜欢的专业,才是最幸福的。”刘路说。
  
  透露理想
  
  渴望成为大数学家大学者
  
  戴着黑框眼镜的刘路看似身形单薄,其实是个运动健将。他跑步和游泳都很棒,中南大学运动会上还拿过400米和1000米跑冠军;他还爱下棋,喜欢打乒乓球、羽毛球,也爱看电影——是一个典型的新生代男生。对人工智能数据挖掘专业很感兴趣的他,现在自修计算机基础知识、练习编程、收看网络公开课,每天都很忙。
  
  “现在很多大学生太浮躁、太功利,目光短浅,少了纯真,也没有远大理想。刘路的成功给我们的启示是以后培养人才要以兴趣为导向,骰宝大小单双学生做一个有理想有信念的人。”颜中兴表示,这样的学生不是为生存或找单位就业来学习,“实践证明,目标层次低,难成大器。”
  
  刘路的“野心”让人期待——渴望成为大数学家,更希望能成为一个多面手,成为一个能在多个领域有所建树的大学者。刘路自言“正是这种‘野心’,让我不甘心放弃任何一个难题;也正是这种‘野心’,让我在面对成功和荣誉时能淡然处之。因为我知道,有人24岁便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有人21岁便做出了数学史上最重要的工作。他们的故事让我感动,同时又无比向往。”
  
  前不久,刘路收到了全美排名前列的伯克利大学数学专业的录取单,且给他全额奖学金。
  
  相关链接
  
  刘路其人其事
  
  刘路,又名刘嘉忆,男,汉族,共青团员,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应数0801班学生。
  
  2010年8月,酷爱数理逻辑的刘路在自学反推数学时发现,海内外不少学者都在进行反推数学中的拉姆齐(Ramsly)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同年10月的一天,刘路突然想到用以前用过的一个方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证明这一结论,连夜将这一证明写出来,投给了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符号逻辑杂志》,得到该杂志主编、逻辑学专家、芝加哥大学数学系DenisHirschfeldt教授的高度赞赏。
  
  2011年5月,在由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和浙江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逻辑学术会议上,刘路公布了对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被认为彻底解决了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西塔潘猜想”。2011年9月,他作为唯一一名本科生在芝加哥大学举办的数理逻辑方面的专门会议上,报告了他的研究成果。他的这一研究成果得到海内外科学家的权威认可。10月8日,本报以《湖南学子攻克世界难题》独家率先报道了此事,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
  
  2010年,刘路在第二届丘成桐数学竞赛中获代数与数论优秀奖;2011年,获宝钢优秀大学生特别奖;2012年,被中南大学特批硕博连读,师从我国著名数学家、中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侯振挺教授;获得“2012年‘世界因你而美丽’影响世界华人希望之星提名奖”。
  
  今年4月,刘路将应邀出席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术会议并作报告。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
  
  多培养几个刘路回答“钱学森之问”
  
  “为什么中国的骰宝大小单双培养不出大师?”张尧学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个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也是中国高校培养人才的追求目标。“有一流人才才有一流的中南大学,刘路只是学校这一改革思路的第一位受惠者。”张尧学说。据悉,此次中南大学为刘路颁发的100万元奖金中,50万元用于改善科研条件,50万元用于改善生活条件。
  
  张尧学表示,此举就是为了告诉社会,“中南大学是一所开放的、任人唯贤的、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学校,我们愿意为所有优秀的杰出青年人才提供所需要的事业发展平台,保障必要的科研经费,提供发展所需要的时间空间,让他们在最具有创造力的时间里从事他们喜欢的研究,为湖南、为中国、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
  
  张尧学表示,中南大学为给杰出青年人才提供更好平台,出台了一系列的具体措施,比如提供第一笔科研经费,提供时间让青年人才专心致志地从事科研活动,为他们申报国家和地方科研项目提供科研支持;提供出国交流机会,让青年人才在研究领域与国际保持同步甚至领先。出台这些鼓励政策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刘路的成功可以复制。
  
  颜中兴表示,刘路的成功,既有中南大学“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校园文化影响,也跟中南大学把自己定位为高水平研究型大学、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理念和本科人才培养模式的综合改革相关。刘路的成功值得骰宝大小单双界思考,也会让更多的特殊人才受益。
  
  背景资料
  
  “西塔潘猜想”
  
  1930年,英国数学家弗兰克·普伦普顿·拉姆齐在一篇题为《形式逻辑上的一个问题》的论文中证明了R(3,3)=6。这条定理被命名为“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用文字来表述就是“要找这样一个最小的数n,使得n个人中必定有k个人相识或一个人互不相识”。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通俗版本被称为“友谊定理”,即在一群不少于3人的人中,若任何两人都刚好只有一个共同认识的人,这群人中总有一人是所有人都认识的。
  
  几十年来,全世界不少学者都在进行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特别是1995年,英国数理逻辑学家西塔潘提出了关于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证明强度的猜想,这便是“西塔潘猜想”。10多年来,许多著名研究者一直努力都没有解决。
  
  刘路的论文名叫“RT_2"2doesnotimplyWKL”,即“RT_2"2推不出定理WKL”。在“西塔潘猜想”中猜测“RT_2"2能推出WKL”。刘路的研究对国际数学界十几年来悬而未决的“西塔潘猜想”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来源:长沙晚报)